锤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锤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强势美元重来连串问号高悬我的钢铁【搜了网】

发布时间:2019-07-15 19:05:02 阅读: 来源:锤子厂家

强势美元重来 连串问号高悬_我的钢铁

当前需要特别注意的是,美欧等国可能携起手来,通过施加政治和舆论压力,将汇率升值的压力最终完全转嫁给中国。在奥运会结束后,对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可能出现的逼迫人民币升值的猛烈的、连续性的压力,我们应有足够估计。

美元指数自7月上旬以来突然发力,从71.91开始连涨五周,8月15日突破77关口,累计涨幅达7.18%。与此同时,非美元货币则全线下跌,8月15日,欧元跌至1.4736美元,与7月18日的高点1.6035相比,跌幅达8.1%;英镑直线下挫至1.8557美元,与7月15日的高点2.0146美元相比,跌幅达7.9%;过去1个月以来,澳元跌幅达12.4%,日元跌幅达5.4%。此外,上半年快速升值的人民币在美元面前连续四周下跌,自7月中旬触及历史最高水平6.8103元之后,8月15日中间价为6.8649元,累计下跌约600点,跌幅近0.9%。上述数据表明了两点:美元走强至少在中短期内已是一个较为明显的趋势;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势头不如其他货币明显——换言之,人民币兑主要非美元货币呈升值趋势。

正如国际油价的瞬间溃退引起众说纷纭一样,此番美元强势的原因也令市场莫衷一是。综合各方观点,无非以下几种解释:一是所谓的“美元七年之痒”说,自上世纪七十年代与黄金脱钩以来,美元几乎每七年有一次大起或大落,最近一次大落始于2001年,今年重新崛起也在情理之中;二是“超跌反弹”说,美元再次走强并非美国宏观经济基本面或货币政策上出现了什么重大转折,只不过前阵子跌得过头了,现在向理性区间回归;三是“国际收支改善”说,由于此前美元大幅贬值,刺激美国出口增长,外部失衡的暂时改善促使美元汇率上升;四是“资金回流”说,受次贷危机影响,众多美国金融机构和跨国企业遭遇流动性黑洞,纷纷将资金从世界其他地方抽调回美国救驾,这样,在欧洲、亚洲等地外汇市场上,美元就显得相对稀缺了,因而汇率上升。最后,要归功于国际货币政策的协调,如果细心观察,美欧央行早已开始了频繁的口头干预。例如,美国财政部长保尔森此前一再为强势美元造势;就连美联储主席伯南克过去两个月以来也一反常态,公开表示“美元持续下跌不受欢迎”;欧洲方面,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等近来开门见山提出,美元贬值已是全球担忧的问题,欧盟希望美元与其他主要货币的比价更为均衡。

当然,对于多数人来说,更关心的还是美元升值对本国经济有何影响。

显然,对于欧元区而言,欧元相对美元贬值是利好消息。根据欧盟统计局8月14日公布的数据,欧元区15国GDP今年第二季度下滑0.2%,其中,德、法、意第二季度GDP环比分别下降0.5%、0.3%、0.3%。出于对通胀治理的严格承诺,欧洲央行不可能像其他国家一样,借助降息来刺激疲弱的经济,而通过货币贬值、出口扩张来拉动经济不失为在货币政策不变前提下的良策。

日本同样也面临经济衰退。经通胀因素调整后,其第二季度GDP环比下降0.6%,同比则下降2.4%;而作为衡量日本经济现状的一项关键指标,日本6月经济同步指标由5月的103.3降至101.7。因此,日元兑美元贬值也有刺激出口的作用。

对于石油输出国而言,美元升值意味着国际油价的进一步回落,从而将大大挤压其利润空间,风光一时的中东国家主权财富基金将不得不仔细掂量如何用好手中有限的资金了;而对阿根廷、泰国、越南这些粮食出口大国来说,好日子可能已暂时远去了,如果不学会计划,财政状况和经济稳定可能会有麻烦。近来阿根廷股市动荡、债市大幅动荡已发出了警讯。

至于这场大戏的绝对主角美国,情况则相对复杂。一方面,美元升值对于提振市场信心和抑制通胀作用明显。随着美元的强势反弹,以美元计价的石油等初级产品开始一泻千里;同时,来自世界各地的进口消费品又变得廉价起来,也将压低物价指数。另一方面,这对美国出口将带来消极影响。受惠于此前的美元大幅贬值,6月美国商品和服务出口增长了4.1%,高达1644亿美元,为2004年2月以来最大增幅。而一旦美元走强,加上油价下跌导致的国际海运成本回落,将难以起到抑制出口和增加进口作用,因而可能对美国经济复苏前景不利。美国必须通过其他方面的努力,例如,用减税刺激内需等作为替代政策。

对于中国而言,则更像是被命运开了个玩笑。在弱势美元时代,美元结算后换成本币往往是亏损的,中国出口企业不得不努力说服贸易伙伴以欧元结算;而在强势美元时代,风水轮流转,美元结算再次变得有利可图,欧元结算反而不划算。欧洲是中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中国企业上半年受制于对美出口降低的烦恼,而下半年很可能要面对进入欧洲市场的高门槛。以往,中国企业很少需要为对欧出口担心汇率问题,因为欧元2001年正式诞生时,恰逢美元开始走弱并进入长期颓势,因而一直表现坚挺,相对人民币走弱的情况几乎没有;而传统上中国的出口企业基本上以美元作为贸易计价和结算货币,较少考虑以欧元结汇。值得欣慰的是,最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外汇管理条例》已取消了企业经常项目外汇收入强制结汇的要求,“藏汇于民”的做法在一定程度上可能减少企业的汇率风险损失。此外,在国内银行的指导下,灵活运用远期结售汇、外汇期权、利率掉期、调整币种结构等各种外汇避险工具,也可较好地维持国际竞争力。

当前需要特别注意的是,美欧等国可能携起手来,通过施加政治和舆论压力,将汇率升值的压力最终完全转嫁给中国。笔者此前已多次提出,由于美元处于升值行情中,且预料不会是一个很快结束的过程,因此,在奥运会结束后,对美国国会参众两院可能出现的逼迫人民币升值的猛烈的、连续性的压力,我们应有足够估计。(来源:上海证券报)

人造草坪厂家

去除汗管瘤

电力钢管塔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