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锤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民主是种技术读民主的限制

发布时间:2020-07-21 10:46:16 阅读: 来源:锤子厂家

某超大型银行一直采用大机体系来构建自己的IT系统,据说过去也有开放系统和大机系统的争论,但行里的IT人员打从工作起就一直是面对大机。大机虽然稳定,但也出过一些事故,而且一出就是大事,IT人员难免有许多抱怨。最近这些年开始一些采用开放技术的银行发展很快后来居上,越来越多的银行开始转向开放技术,而某银行这些年只是在做些终端换仿真、SNA改IP、前端换Web之类的调整,大机为核心的架构始终没变,不少IT人员不满,其他银行也都指指点点,都希望CIO下个决定立即转向开放平台。假如你是CIO,你会转吗?假如会转,你会花多长时间?你会怎么做?

好了,言归正传,先推荐赵鼎新的《民主的限制》。

赵鼎新先生已过耳顺之年,复旦生物学本科,中科院昆虫生态学硕士,在加拿大获得昆虫生态学博士学位后因个人兴趣转向社会学,攻读并获得社会学博士学位,在芝加哥大学任教十八年,现为社会学终身教授。生物学背景出身,加上近三十年海外教育经历,赵鼎新先生有一份中国社会学者身上较少见的科学理性,他的书和文集我都非常喜欢。

《民主的限制》是赵先生的一本文集,十八篇文章,根据内容分为“民主”、“社会运动”、“媒体”三个部分。赵先生作为一个深切关注中国前途命运的自由主义社会学者,围绕民主政治转型、群体事件和公众舆论等今天中国最为重要的一些社会议题,发出了理性和清醒的声音。

赵先生在书中所说不少都是一些西方社会政治学中的常识,可其中一些可能会让许多中国人意外,也会让不少人很不喜欢,但赵先生坦诚、理性的论说,相信会让每个即使抱持不同观点的朋友引发思考并有新的收获。尝鼎一脔而知其味,这里简单摘述文集中的第一篇《民主的生命力、局限与中国的出路》的部分内容(并非原句摘抄,但大意不偏),由此可略知书味。

------------------------------------------------------------------------

民主的生命力、局限与中国的出路

民主已成世界潮流,近30年已有近百国家转为民主政体,但成熟的西方民主社会中人们却普遍感到民主体制的危机,这并非根本性危机,但明确揭示了西方民主的弱点。

要实现民主转型,必须深刻理解民主体制的生命力和弱点,在此基础上实现制度创新,以确保转型的成功,并避免民主本身的弱点给社会稳定和形成成熟民主制度带来的巨大障碍。

假如人们不了解民主的弱点,而是对民主存有一种乌托邦式的情怀,民主体制的这些弱点会给人民和社会带来巨大灾难。为了提倡民主,不少人给民主加上了许多其本身难以完全提供的公共物,如社会平等、和平、经济发展、减少腐败等,事实上民主并不一定能带来这些结果,有时甚至恰恰相反。

现代民主最为重要的意义在于解决国家统治合法性问题、限制国家权力、言论自由以缓解社会矛盾增强稳定,以及增加国际合法性减少国际压力。

以竞争性选举为核心的现代民主有很多局限:选举的可操纵性和选举的非理性、民主对原有社会结构的强化、民主社会的媚俗性、忠诚反对和稳定民主的困难性。文中对每一种局限都进行了阐述并以实例说明,这些局限为何会给社会稳定和形成成熟民主制度设置了很大的障碍,并给威权制度向民主制度的转型带来了一定的困难。

一个有生命力的国家,必须是一个能够自觉运用多种制度来取得执政绩效的国家,一个能够在遇到问题后有能力改变制度设置的国家,一个能够运用选举民主作为政府执政根本合法性基础而又不迷信民主的国家。

------------------------------------------------------------------------

关心中国前途,希望中国能实现平稳成功的民主转型的朋友,必须要清醒地意识到“民主”本身并不是理想社会,而只是建立一个较为可行的现实社会的技术手段,而且这个技术手段只能解决现代社会中的部分问题,民主并不必然带来“自由”和“平等”,更不一定带来经济发展和清廉政治。千万不能对“民主”抱有乌托邦情怀,以为“民主”是解决一切问题的万能药,更不能以为民主转型是换一群领导人、换套法律就能轻易实现的。几十年来转型民主的国家众多,但真正搞得好的基本还是西方成熟民主国家,而在这些国家里,也都在采用不少非民主制度来辅助制约民主的黑暗面。

唯有更多人更清醒地认识到民主的优点和弱点,中国才可能实现更成功的民主转型,走向一个更健康、更稳定、更有生命力的新社会。

社会是比IT系统还要复杂得多的系统,技术转型没办法一蹴而就,软硬件这些基本条件要就位,IT人员的意识和技能更需要到位。一家大银行的技术转型是需要经历考察、讨论、学习、规划、测试、试点、调整、验证、试运行、推广等一系列步骤的,没有几年时间搞不下来,更何况一个庞大人口的国家?可假如没有“忠诚反对”,CIO会开始转型吗?

另外,也切不可以为转型到开放原来所有的问题就都没有了,其实,以多年大机的经验摆弄开放,弄不好问题更多。有问题也要往前走,但技术就是技术,别搞成技术崇拜者,抱死一种技术当了信仰,技术是手段,不只要看到大机的问题,也要看到开放的问题,更要有实事求是的精神和不断探索的勇气,面对实际需求寻找最佳解决方案,没准能搞出更先进的“云计算”呢?“云”没准儿也是一种大机啊。

赵先生在自序中说:“我不觉得我的声音在当前中国会引起多大的共鸣,我只希望有心的读者能从中听到一种不同的声音。”

希望你们能听一听他的声音。

go高并发电商系统

java常用的数据结构和算法

Go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