锤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锤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不在飞多高多远关键在于如何安全落地

发布时间:2020-10-17 02:33:30 阅读: 来源:锤子厂家

不在飞多高多远 关键在于如何安全落地

专访广东信用担保协会执行会长李思聪:  今年以来,在实体经济持续低迷的大环境下,前几年快速膨胀的担保行业,正深陷业务萎缩、行业洗牌的发展困境。而对于97%为民营担保公司的广东担保业而言,考验还远不止如此。  随着今年3月爆发的“华鼎、创富事件”持续发酵,在银行业金融机构对民营担保公司“一刀切”和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下降的双重压力之下,广东担保业还面临着监管部门大规模的摸底调查和清理整顿。  根据广东信用担保业协会提供的最新数据,2012年1~6月份,广东省(深圳除外)新增担保额约300亿元,同比下降约20%,在保余额约550亿元,同比下降15%。  身处发展的“十字路口”,民营担保公司如何度过危机?担保行业又将走向何方?带着以上种种问题,《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近日专访了广东信用担保业协会执行会长、同时身为广东最大的民营担保公司——银达担保集团的董事长李思聪。  在李思聪看来,作为管理风险的机构,担保公司的发展需要张弛有度。“不在于飞得多高多远,关键在于如何安全落地。”  民营担保受冲击更大  第一财经日报:今年,全国民营担保行业都面临着银担业务合作收缩、实体经济融资需求下降的情况。目前来看,广东担保业的状况如何?  李思聪:受宏观经济下滑的影响,今年担保业的环境是差一些。尤其,广州担保业又是以民营担保公司为主,受到的冲击又会更大一些。  目前,广州有牌照的担保公司是92家,其中民营担保公司就有90家。但这之中能够跟银行合作,并获得授信,或者说有经常性业务的担保机构大概也就30家。  上半年来看,整个广东担保业的业务量大约下降了20%,实际情况可能下降得更多。  日报:今年,广东金融办在推动小贷、担保等民间金融机构的发展上也是动作频频,例如前不久开业的“广州民间金融街”。作为担保行业的从业者,你怎么看待这些举措?  李思聪:民间金融街开业刚2个多月,银达担保和银达典当都是首批进驻的机构,现在我们的一个典当营业部、一个担保公司分公司刚刚开始营业也就几个礼拜。  民间金融街的设立更大的意义在于,政府及监管部门对于我们民间金融行业认可和支持的一个“姿态”,是广州建立金融强市的一个重要举措,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事实上,最开始,我们并不是奔着开展客户和扩大业务去的。但因为媒体宣传比较多、社会关注度也比较高,就开业以来看,民间金融街两个网点的业务还是不错的,集群效益初步显现。  其实,广州的经济总量和民间金融量都是很大的,通过这些民间金融“阳光化”的举措可以更好地利用和引导这些资金。这样对于民间金融行业本身和推动实体经济的发展都是有益的。  但由于进入民间金融街的机构数量太少,目前来看,“广州价格”的指导性意义比较大,而实质性作用尚未体现。  我认为,如果要把民间借贷的价格合理化,可以设立一个会员制的交易场所,就像上交所、深交所那样,进场交易实行价高者得,或者价低者得,以庞大的有管理的公开市场来调剂,效果更好。  放缓脚步理性发展  日报:刚才谈到担保行业的情况并不乐观,那么作为广东最大的民营担保公司,银达担保今年的情况如何?  李思聪:就银达担保的情况来看还是不错的,2012年1~6月,集团新增担保额56亿元,比去年同期还增长了近15%。目前,在保余额约70亿元。  但我们刚开完8月份的总结会议,希望做个调整,放慢一些业务节奏。正如刚才所说,今年的整体形势不太好,未来还不明朗,我们希望先缓一缓,做好内部管理和风险控制。  今年上半年,银达担保的不良率略微有点上升(上升1%。),当然这也是跟整体的信贷环境有关。所以我们不希望业务规模做得太大,下半年维持3%~5%的速度就可以了。担保公司是控制风险的机构,不在于你飞多高多远,关键是你怎么安全落地。  日报:那针对今年的情况,在风险控制方面,你们做了哪些新的调整?而“放慢发展脚步”是否也意味着你们不得不主动放弃一些业务?  李思聪:在经济环境恶化的情况下,风险控制就显得尤为重要。担保行业也是一个动态的行业,经济情况发生了变化,我们就要立刻调整去应对它。  当然,优质的客户我们还是不会放弃,只是现在加强了对已有业务的自查和风控。而在拓展业务方面稍微放缓了一些脚步。  这些调整也需要公司整体运营机制、管理理念的配合。比如,每年我们都会制定工作目标,今年年初可能要求业绩和规模增长40%以上,下半年可能这一要求就不会强制,只是指导性的。  但调整之后,我们不会把这个目标作为考核的依据了。在员工的绩效考核和业务提成上也放宽了,避免业务经理为了增加提成而盲目地上量、上规模。  日报:传统业务模式单一、过度依赖银行授信一直是担保机构发展的软肋。你认为在当前的情况下,民营担保机构自身可以做哪些改进?  李思聪:银达担保去年的股本回报率是15%~18%,最重要的是坚持创新,才能保证效益。始终把握市场经济脉络,创新和尝试新的业务模式和产品。  我们除了企业担保,还有个人担保,包括经营性、阶段性担保等,今年还拓展做信托计划担保、中小企业集合债担保等,都是新的尝试。  “有条件”地看好未来  日报:有人认为,担保只是在信息高度不对称的情况下产生的特殊行业,在不久的将来就会面临转型,甚至“消失”。你怎么看待担保行业的未来?  李思聪:对于担保行业,我是“有条件”地看好。  的确,在很多西方国家并没有规模较大的担保公司这类机构。但就中国的具体国情和经济状况而言,担保公司的存在还是有很大的价值的,并且在一定时期内仍会发挥巨大的作用。  中国改革开放才30多年,市场经济发展起步不久,尚不成熟,距离发展成熟的阶段至少还要30年到50年。而在这期间,担保行业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此外,希望未来能将担保公司的经营范围和对外投资适当放宽,这样不仅可以提升担保公司的盈利空间和抗风险能力,同时还能避免很多担保公司“走歪路”。  否则,在当前的环境下,担保公司长期处于“高风险、低收益”的状况,有些自己就主动放弃退出了。  当然,如果放宽担保公司的经营范围和对外投资,还需要加以政策约束和监管。例如,担保公司投资只可以放在小贷、租赁、典当、村镇银行等相关产业链里,而不能投向完全不熟悉的领域。  另外,就是担保短期资金的供给。目前担保公司短期投资不能超过资本金的20%,希望可以放宽到60%~70%左右。  增加担保公司的盈利空间也能加强它抗风险的能力,否则一些规模较小的担保公司,可能一笔代偿就倒了。  日报:这几年,大量的民间资本涌入担保行业也是推动它恶性膨胀的重要原因,你怎么看担保公司和民间资本的“产融结合”?  李思聪:这几年,有很多民企老板来投资担保公司,但相当一部分人却并不了解这个行业,也不懂金融。当形势好的时候是能赚一些钱,形势不好的时候说撤资就撤了,这种投资是欠理性的,监管部门应给予重视。  未来在放宽准入担保机构的同时,一定要加强对公司股东的审核。出资者,或者大股东、二股东一定要了解金融行业,了解担保机构,否则不利于整个公司未来的经营和运作。

ib 补习

alevel辅导培训班

alevel补课

相关阅读